果不其然,周别琼一听他这么说,着急了,“啊?我都替你打听过了,他是高一九班的,叫阮白术,你明天过去问问,肯定能要来微信的。”

    一听到“高一九班”,竖着耳朵听着的陈琰刚要说“他不是跟你在一个班吗”,就被余七废在桌子底下恶狠狠掐了一把,不吭声了。

    “但是你看,”余七废点了点照片上阮白术模糊的脸,“他长得好凶啊,还纹了花臂,我怕他打我,不敢去要诶。”

    还有能让你余少爷害怕的人?

    陈琰听着,又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可怜的周别琼,再次当了余七废耍心机的牺牲品。

    都数不清是第几次被他这副扮猪吃老虎的样子骗了。

    “就要个微信肯定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周别琼被蒙在鼓里,活像个落入圈套的小白兔,信誓旦旦的抓着余七废的手说,“实在不行要个手机号也可以!”

    “我又不认识他,贸然去要不太好吧。”余七废假装苦恼的撑着下巴,一副“我很想帮你但我实在无能为力”的样子。

    “你可以一步步接近他嘛!他不是年级第一吗,你可以借着讨教学习方法的理由加他微信!然后再推给我!”

    陈琰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余七废还用跟别人讨教学习方法?”

    也是。

    周别琼沉默了。

    她怎么忘了余七废长了个天才大脑。

    这下没别的辙了。

    就在周别琼要绝望不能加到帅哥微信的时候,余七废又接着说道,“其实用你这方法也不是不可以,就是——”

    “就是什么?”周别琼一听有戏,立马精神起来。

    “就是这资金——”余七废搓了搓手指尖,“有些不太够啊。”

    怕周别琼不信,余七废面带微笑着在底下踩了陈琰一脚,从小一起长大拥有多年默契的陈琰立刻接收到了他的信号,点着头附和道,“不得买几本学习资料送送啊,也不能两手空着去找人讨教吧。”

    上道。

    余七废跟陈琰交换了个满意的眼神。

    周别琼不疑有他,什么也没想就信了,也跟平日里余七废隐隐约约的熏陶有关,都不用多说,豪气的一挥手,“这个好说!包在我身上!要多少资金?”

    余七废心里得意,面上拧着眉想了想,“怎么着也得,这个数吧。”

    说着,用手比了个数字。

    “小意思!”周别琼其他没有,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漂亮人傻钱还多,拍着胸脯点开余七废的微信当场就给他转了几千块钱,“不够再跟我说!”

    陈琰凑过去一看,哇塞,大手笔啊。

    余七废又踩了他一脚。

    多?还不够他塞牙缝的。

    陈琰摩挲着下巴说,“这点儿钱,不太够吧,光几本学习资料就用没了,以后要到微信不得请人吃个饭什么的啊。”

    “说的有道理!”周别琼恍然大悟再看看自己发给余七废的钱,的确是不大够用,便又豪气万丈的转了小几万过去。

    这下够了,毕竟再多也不好要,余七废满意了,飞快的领了钱把手机揣回口袋里,“行,要到微信我直接推给你。”

    周别琼就这么顺顺利利的被余七废套路了一回,不仅没花一分钱,还捞了笔大的。

    人傻钱多的周大小姐满心欢喜,一顿饭下来给余七废端茶倒水,狗腿的不得了,就盼着明天可以把帅哥的微信拿到手。

    既然周别琼都这么慷慨解囊,余七废肯定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在某些事情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