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她就是吃撑了才吐的,爆豪胜己非说她是孕吐。

    还一副胸有成竹无法逃脱他的法眼的模样。

    #你为什么这么兴奋啊#

    #到底谁怀孕啊喂#

    他翻着自己熬夜做的笔记,给绫元煮了一锅米醋蛋,说是能缓解孕吐的症状。

    绫元大老远一闻到这冲鼻的酸味,立刻皱眉捂上了口鼻。

    她刚吐完,从胃里再到口中,就算漱了多少次口,依然还残留着淡淡的胃酸的味道,现在又闻到酸味,别提有多嫌弃了。

    冲着对方特地给她做米醋蛋这份心意,绫元望着爆豪胜己,谨慎地措辞,“爆豪,我……已经三个月了。”

    爆豪胜己点头,“对,是该好好产检了,待会带你去。”

    尤其是前三个月他都没有参与到,昨天事态紧急,在医院也没能让医生好好给她检查。

    “不是。”绫元说,“我是说,我已经过了最害口的时候。”

    言下之意,刚才那个不是他所认为的孕吐。

    他手一顿,“……喔。”

    抬眼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刚知道的那会,大概刚怀上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绫元闭了闭眼,那段时间她过的简直是惨不忍睹。

    面对亲人离世,公司破产,同行打压,她一个人怀着孩子,吃又吃不下,睡又睡不好,又要应付一大堆乱糟糟的破事,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撑下来的。

    爆豪胜己的身体一瞬间僵硬,沉默地将煮好的米醋蛋放回桌上。

    金属器具与木质桌面相碰,发出沉闷的声响。

    没能从一开始参与全程,对于他新上线不到一天的预备奶爸来说,实在是遗憾。

    大概是受他老妈爱看的肥皂剧的影响,他等着某一天,对方会突然拿着带双杠的验孕棒来迎娶……呸,来和他分享新生命到来的喜悦。

    而不是连知晓对方怀孕都是三个月之后的事,而且还是在她准备放弃孩子的时候,以电话的形式通知他的。

    从绫元的角度只能看见背过身的男人以后脑勺对着她,微微低垂着头,似乎陷入消沉之中。

    多少次在商场上觥筹交错,绫元早已练就一套察言观色的本事。

    他好像心情不太好?

    是不是因为自己刚刚把他做的粥全吐了,现在又对他煮的米醋蛋表现得十分抗拒,所以他不高兴?

    她走上前,将他手中的米醋蛋抢了过来。

    “等等,米醋蛋——!看上去很不错啊!正好……”

    绫元准备舀一个吃,意思意思,算是给他个面子。她瞄了一眼锅内,剥了皮的鸡蛋,居然满满一锅。

    她卡了一下,“……”

    能想象到吗,一锅拥挤的鸡蛋……他当她是母猪吗,要吃这么多?

    突然不知道该挑哪个下手了。

    他夺回,凶巴巴斜了一眼,“干什么,我又不是逼你吃。”

    她又抢过来,“你煮来不就是给我吃的吗?”

    然而鸡蛋送在自己的嘴边时,她仍然张不开口,实在是吃不下哇……

    “行了行了,知道你没什么胃口,是老子疏忽了。”

    爆豪胜己轻啧一身,拿过锅,找出一个干净的饭盒,将米醋蛋装了进去,“等你下次想吃的时候再吃,在我面前逞强什么!”

    见他和往常一样,绫元松了一口气。

    “我现在没有害口这个状况了,你不要这么紧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