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森的公司九点三十上班,因为张森的事儿,公司最近的气氛都非常诡异,表面上十分僵硬大家几乎都绷紧着脸,私底下则是谣言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张森罪有应得的,也有说张森被当了替罪羊的……更多的还是都关心那些公款到底哪里去了。

    警察的上门并没有太过引起公司人的注意,负责接待的小姑娘倒是十分殷勤。

    “直接带我们到张森生前的办公室。”苏庭直入主题。

    “好的,那你们跟我来。”小姑娘脸上挂上甜甜的笑容,走在前方带路。

    进入电梯的时候,小姑娘打开电梯之后,转身请苏庭他们一行人进入。郭柔凝迈步进入,她现在的身高与穿高跟鞋的小姑娘差不多一边高,很自然的就看到了她的目光走向——落在苏庭身上。

    郭柔凝几不可查的笑了一下,果然,女人看脸,从古至今皆如此。

    张森的办公室贴着封条,案发后公安人员将尸体抬出又检查之后,这里就被贴了封条,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出。

    将封条撕下,苏庭推开门,率先走进去。距离张森死亡已经过去了几天,办公桌上,地上都有一层薄薄的灰尘。

    郭柔凝站在门外正中,抬起左边的胳膊看了一眼自己腕间的手表,然后这才迈步走进这间办公室,仔细打量起来。

    办公室并不算大,但是也不小,大约有十二三平的样子。进门入目的便是一组三人位沙发,沙发后面的墙上有两扇大窗户,暗红色的窗帘半遮挡着,遮光帘卷在上面。

    沙发尽头墙角那里则是一个宽约一米的双开门大柜子,大柜子旁边是一个立式的衣架,上面还挂着两件衣服,一件外套,一件风衣。

    右手边贴着墙的是一张十分宽大的办公桌几乎占据了屋中三分之一的地方,与之相配的是一张十分宽大的椅子在门口的斜对面。右边的墙角凹进去一块,饮水机正好摆放在里面。

    苏庭扭头对接待小姑娘说:“你不用进来了。”

    “好的。”小姑娘星星眼,觉得苏庭真是太体贴了,她正好害怕……

    砰——门彻底关上,差点儿撞到她高挺的鼻子。

    ……玻璃心瞬间碎了一地。

    “柜子分上下两层,下层是保险柜,里面放有公司的现金,现在里面的现金已经拿了出去,上层是一些文件资料,现在还都在里面。”苏庭简单的为郭柔凝介绍。

    郭柔凝走到窗前,抬手打开窗户,清凉的风瞬间吹拂进来,眯着眼睛,郭柔凝看向外面。

    整栋大楼有三十三层高,张森的公司在十六层。从这里的窗户往外看去,地下的建筑尽收眼底,不过郭柔凝对这个没兴趣,她看的是对面,对面是空气,也就说这栋楼的对面没有高楼。

    苏庭看郭柔凝看外面,他则是用一次性水杯接了不少水,然后倒入办公桌上那盆稍微有点儿打蔫的茶花,得了水的滋润,原本就开的红艳艳的茶花似乎更水灵了。

    转回身的郭柔凝正好看到这一幕,有点儿惊奇的问:“你喜欢花儿?”

    苏庭摇摇头:“一般,只不过到底也是一条命。”所以他看到了就随手浇点水。

    “你现在开始问话?就从他手底下的几名财务问起吧,不拘多大年纪的。”

    “有没有什么是必须问的?”苏庭问郭柔凝,今年来这里主要是配合她。

    “没有,问什么都行。”

    苏庭点点头,直接坐到那把宽大的椅子上,然后冲着郝俊生和小白一扬下巴:“你们去外面叫人。”

    “好。”两个人转身打开门去安排人进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