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气几乎凝滞了,大家都站在原地远远观望。

    没有人上前劝叶炜,这个年轻男人不是雪城的熟面孔,一副愣头青的模样,明显是喝过头了才会在这大吵大闹,而被羞辱的是刚刚成为言家代表的唐初雪。

    这样一个局面倒是人们乐意看见的,毕竟大家都想知道对于言家而言,唐初雪究竟是什么个位置,但谁也不愿意自己去触这个霉头。

    酒液还在顺着她的额发往下滴答,唐初雪抹了抹眼睛勉强能视物了,抬头抽出旁边的纸巾细细擦着自己的脸颊。

    不过一个瞬间的慌张她就想通了眼下的局面。

    狼狈掩面逃弃,言家的脸就被狠狠打了,言矜不会放过她。

    如果此时面对这个情况的是言矜,以她的性子会怎么做呢?

    她缓缓对视上对面的男人,将擦完后纸巾丢到一边,一字一顿轻而有力,“我是什么身份,你会明白。”

    “不过李少,今日是温老牵头办的宴会,在这个场合闹事是不给谁面子?还是说这是华轩在表态什么?”

    李天俊双眼充斥着血红,这女人拂了他的面子,已经被泼了一身狼狈,还想继续在这装什么装?

    他上前一步正欲做出什么,胳膊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钳制住了,转身一看,是他叔叔华轩老总。

    “天俊!还不快给唐小姐道歉,喝多了在这闹什么闹!”五十出头的男人西装革履,带着沉稳的气质,嗓音低蔼而自带威严,皱着眉道。

    “叔叔,我不...”李天俊低低出声嘟囔,眉宇间不甘又带着对叔叔的怯意,抽了抽手臂,恨恨瞪了唐初雪。

    唐初雪看着叔侄二人的动作,心底浮起深深的倦怠厌恶,她真的很讨厌这样的场合。

    未及李天俊被劝服,另一道浑厚带着底蕴的低慈嗓音也插了进来。

    温老姗姗来迟般出言劝阻,“小李啊,怎么能跟女孩子这样起冲突呢?年轻人这么喝酒可不行的,快听你叔叔的话下去休息休息,还有啊,给人唐小姐赔个礼。”

    温老不像小辈穿着礼服西装,他已经七十多岁了,里面一件黑色衬衣,外面套了件白色的大褂外套,看起来健朗又精神。

    佯装着像模像样训斥了那边,他紧接着又转头跟唐初雪这边打着圆场。

    “唐丫头你看,小李肯定是喝多了意识不清楚,既然我是这次宴会的牵头人,那就在这做个和事佬,大家和和气气把话说开了,在雪城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往后肯定有各种来往,别真闹出什么大误会来是吧?”

    唐初雪看了温老一眼,配合扬起一个无奈的笑容,“温老说的是。”

    她们唐家和温家也是有交情的,爸爸早年跟她提过,温老此人看似温和慈祥好说话,实际心内计较极深,被她扯出来拉进这个冲突里,面上一团和气,自然是要在心里记上她一笔的。

    “只是我今天并非是唐家身份出席,若被这样羞辱还能跟人轻易和解,回去可没法跟景沉的人交代。”

    话锋一转,唐初雪依旧低眉顺眼的模样,却是不容质疑的语气。

    温老闻言没急着说话,一双沉淀世间百态的眸子深不见光,静静瞧着她,仍是慈爱注视小辈的模样,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语。

    唐初雪正了正她一片狼藉的礼裙,微微颔首向温老道歉,“温爷爷,您一向大气和蔼,往日对我们小辈也是宠溺居多,今日没法承您的好意,真的很抱歉。”

    言辞之间给足了温老面子。

    这本来也不关温老的事,他摆摆手,似乎很可惜地叹了口气,“唉~”

    “待您有空,我一定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