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 偏偏要我当反派 > 清苦凛冽
    第二十三章清苦凛冽

    被暗算了,阮霰在心中暗道,旋即挣猛烈挣扎,结果非但没从月不解臂弯里逃出去,反而遭抱得更紧。

    他又心说,这是你自找的。紧接着一扭身体,亮出猫咪尖锐的爪子,往月不解脸上狠狠挠出一道深深的口子。

    月不解没想到阮霰反应如此剧烈,不得不放手。

    阮霰当即蹦到数丈开外,狠狠瞪了月不解一眼,转身跑向洞穴深处。

    “喂,你别跑,我给你解药!”月不解顾不及止血,追过去低喊。

    阮霰脚步不停,现在月不解说的话,他半个字都不信,并且心想着,这个人不仅很烦,还该直接打死。

    “阮霰我错了,这药效会维持三个时辰,你不能既不吃解药,还到处乱跑。”月不解半弯着腰,悄悄做出抓捕的预备动作,追在阮霰身后,低声说道。

    阮霰奔跑的动作倏然一停——这人说得对,他的修为还被抑制着,现在跟只寻常小猫没有两样,在此间胡乱走动,万一误入什么陷阱,非伤不可。

    迫于这般原因,他调转方向,抬起头,冷冷瞪视不远处的月不解。后者极快地藏住动作,并摸出一枚药丸,恭恭敬敬呈到阮霰身前。

    “这是解药,您请。”月不解顶着那道自左眼眼角斜划而下,一直延伸到鼻尖,当下还在往外淌血的抓痕,笑得真挚诚恳。

    阮霰没动,他蹲坐在地,一副审视神情。

    月不解亦蹲下,态度愈发诚恳:“真的是解药,我若骗你,出去便遭天打雷劈!”

    修行之人向来注重誓言,若违背誓约,会遭受上天惩罚。

    阮霰信了他,微微一甩尾巴,探出脑袋,凑过去嗅了嗅,接着一爪子抓过,闪身退到三丈外。

    在服下这枚解药前,没忘记再瞪月不解一眼。

    月不解垂下了眼,掩饰住眸底的遗憾神色。

    这丹药能将变形与修为抑制一并解除,阮霰复原之后骤然拔刀,闪至月不解身前。冰凉刀身贴上月不解脸颊,他冷声道:“出去后再同你算账。”

    “我错了,对不起。”月不解就着蹲在地面、抬头仰望阮霰的姿势,露出一个无辜表情,“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我们之间没有以后。”阮霰语气平平,言罢收刀,折身行往洞穴深处。

    这样闹了一出,阮霰估摸着洞穴主人应当已经发现他们,便不再刻意放轻脚步声、隐藏身形。

    月不解同他想的一样,不过说话声仍是压低了,他不想让他们间的谈话被洞穴主人给听去。

    “山洞外的结界很高明,若非偷盗或继承旁人所得,那么此地主人境界修为当是不凡,或许是个隐世高人。可纵使如此,我还是希望,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你不要动手。”月不解道。

    阮霰声音冷冷:“你放心,便是你要死了,我都不会出手相救。”

    月不解轻笑:“气话。”

    阮霰:“大可一试。”

    言罢,拒绝再与月不解交谈。

    越往深行,光线愈发昏暗,月不解从鸿蒙戒里取出一盏灯,照亮前行与走过的路。

    这是一条头顶有河流经过的洞穴,处处阴寒潮湿,误闯此地的野猫野兔死后尸身腐朽在此,每行过一段距离便可见得。那些凝成实质的诡异气息在道路半空浮动,幽幽转转,更为此地增添几分诡异。

    “走了许久都未见到陷阱或机关,看来这里的主人挺欢迎我们。”静谧之中,月不解兀的开口。

    阮霰没理。

    月不解改换话题的切入角度:“好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