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玄幻魔法 > 月上跫音 > 七
    且说太子自见到那副登仙图后,就蹙眉敛目,神色不虞。好在酒宴上仍气氛浓烈,嘈杂热闹,故也无人来询问太子何来心不在焉。

    月上中天,曲终人散。

    清晖出了殿门,被这还渗着琼浆冽香的晚风一吹,这时清酒的后劲才猛地一上涌,头终于感到了晕晕乎乎,绯色瞬间爬上了脖颈,染红了脸颊。

    气力顿失,虚虚踏出一步,就被一人揽住搂进怀中。

    “阿清?”清晖意识模模糊糊,也没察觉到太子对他突然改变的称谓,“醉了?怎么走路都是歪歪斜斜的?”

    靠着的那人说话带动胸膛震动,隐隐好似还听见了一声低笑,说什么走路什么歪的……是在嘲笑自己?是、是谁……

    范亥对上怀中人的脸,一双平素澄澈如冰的眼此刻冰雪消融,氤氲出一片雾气,眼尾湿润,泪痣颤动。伊人就这么毫无设防地看着自己,仿若梦中的场景,于是范亥方才的不快都被这一眼给看得烟消云散了。

    芙蕖接过小厮递上来的貂裘,走近了依偎的两人。

    “殿下,夜里更深露重,奴婢已命人取来裘衣。”

    “你倒是有心了,不错。”太子淡淡夸奖一句,接过貂裘就为怀中人裹上,俯身横抱起那人入了辇轿中。

    芙蕖跟在轿旁,一同往东宫回去。

    树影婆娑,影子映在脚下踏着的鹅卵石铺的地上,宛若魑魅魍魉。恍惚间,芙蕖似乎听到有水渍搅动的声音从轿幔中传来,但很快这暧昧的水声就被夜风一吹,又搅碎了。

    ……

    “……我叫阿清神仙哥哥是因为书里说仙人身姿飘渺、超尘绝俗,这不就和阿清别无二致?”

    “只是,那天我看见那副画后,画里仙人乘风御宇,那人间的凡人呢?仙凡永隔,凡人不可闻,不可见,不可触……”

    “……阿清,我好怕你也像画里那样转眼就不见了,阿清……别离开我……”

    俊秀尔雅的太子就算是做出一副脆弱模样也照样能牢牢捕获人心神,芙蕖审时度势地退下,转身时似乎瞥见了,太子牵住了男人的手后,见男人没有抽出而悉堆餍足笑意的上扬嘴角……

    ……

    二更天已过,烛光灭,会周公。

    芙蕖和一同守夜的小宫女倚在殿门口,等着下一班交接的人来。

    “唉,宫里当差真辛苦,”那名宫女颇有些抱怨地开口,“就为了主子会不会突然有吩咐我们就得在这里干候着,还别提这主子……”

    这主子怎么?可怖?残暴?

    那名宫女很忌惮地收了声,但芙蕖不用猜也知道她会怎么说太子。

    确切来说,这东宫里的下人大概没有一个不害怕太子的,除了她。

    芙蕖是自愿进宫的,那年民不聊生,看着家中父母日益憔悴消瘦的脸,她偷偷跟着人一同入了奴籍,将那份轻又重的“卖身”换来的银两包裹塞到了父母枕席下。

    而入了宫,恰逢当时太子殿**边缺下人,就叫了个年岁不大好调教的她去。

    芙蕖低着头盯自己脚尖,怯怯走在宫里的青石板上,没有接收到别人向她投来的怜悯眼神。

    穿过长得似望不到头的抄手游廊,终于入了殿门,芙蕖缓缓抬头,入眼先是绣着四龙纹、金丝滚边的杏黄蟒袍,再往上是形状姣好的唇、深如寒潭的眼……

    芙蕖几乎是被吓了一跳,讶于太子竟同她胞弟看起来年岁一般大小,然眼神却如同死水般无波无澜,实在让人好奇这样的眼神为何会出现在这般小的孩子身上……而不久后她就明白了。

    芙蕖陪伴着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