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玄幻魔法 > 月上跫音 > 二
    “既是以前的事,那阿清也一定梦见我了?”太子将浸满汗渍的绢巾平整地叠好,放入衣襟内侧,紧贴着心脏。

    话音刚落,那张永远透着疏离与冷淡的脸此刻竟露出一丝笑意来,如冰雪乍融、流星划空,炫目得让这屋里唯一一个旁人刹那便看得失了神。

    “梦见了,你怎么不再叫我哥哥了?”

    ……

    横遭大水、流离失所的清晖被大肃国国师巫姮,以师徒身份收养,居于皇宫内太奕阁中,习卜筮之法。

    清晖初至大肃国都时年方七岁,也正是在他到来的几日后,一日夜晚里忽地惊雷乍起,紫电闪烁,然只闻雷声不见雨点,这怪异的迅雷足足砰訇响了一个时辰才罢休。

    而就在这震天响的紫雷湮息后,宫中即刻就传来了皇后诞下一皇子的喜讯,陛下因感天生异象紫气降世,乃祥瑞吉兆,遂立出生的皇子为太子,赐名曰范亥,字紫霄。

    不过这个消息对于清晖来说就如同第二日碧蓝如洗的天空一般,在他心上没留下丝毫痕迹。

    彼时的他住在皇宫西侧的太奕阁中,而皇室贵胄的小太子居于皇宫东侧的东宫内,中间多的是曲折回廊,萦绕宫墙。若是单算两方相距的脚程,需迂回地走上半个多时辰才能到达。更遑论两人云泥之别的身份,清晖尚且知道范亥是大肃国的太子,而范亥想必是对清晖毫无印象,两人自是没什么干系才对。

    然宫中人多嘴杂,时不时就有消息从厚厚的宫墙那边飞来,由不得你不了解他。

    懒怠的宫奴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太子百日宴上抓阄成了精似的,左手抓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右手又按在仁义礼智的典籍上,把陛下高兴得抚掌仰笑,群臣也夸道虎父无犬子等等……说太子被送入私塾了,太傅夸赞太子聪慧多智……说太子三岁识字……太子五岁诵文……七岁作诗……

    白云苍狗,倏忽间十年时光便从指缝间匆匆流走。

    太奕阁中,初升的暖阳洒进之中,只见房间内整整齐齐立满了书卷竹简,唯独中间留有四尺见方的一处空地,上置一张朴素木几。

    木几上摆有黑白子相间交错的棋盘,一壶清茶,几卷古籍的页脚微微翘起,许是长年累月的翻看所致。

    一双过分苍白的手拿起了折有小角的书卷,两指寻到所折的那页后将其摊开,余下的内容便映入了如玉般透着莹润的乌眸之中。

    青花白底的茶盅内是新注入的沸水,清香翠绿的茶叶起起伏伏,蜷缩的身体慢慢舒展开来,最终沉入杯底化作一抹碧色。

    许是看书看得累了,还是那只素白的手,执起一盏茶盅小啜一口,馥郁的茶香便在口中蔓延开来,沁人心脾。

    一缕清风徐来,将满室的书香、墨香混合着茶香吹得回旋翻转,升至屋椽又四散开来,清风穿行而过,只余书页哗哗作响声,透着别样的清净。

    在太奕阁当差或许是皇宫内最清闲不过的一处职务了,宫奴们闲暇之余便又西家长东家短地扯起闲聊来,话完这个妃子又说那个王爷,弯弯绕绕,最终还是拐到了太子的身上。

    太子降世至今不过十年尔尔,然其事迹拿给说书的讲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从出生时的天降异象到幼童时便表现出来超尘绝俗的灵心慧性,太子上了私塾后,太傅没有一天不夸赞他的,太子跟着陛下秋猎,竟以足抵弩,弓开如秋月行天,箭去似流星落地,一箭就射杀了一头雄壮公鹿……

    太子太子太子,太子的这么些个事迹,宫奴们说了十年也没说腻,激动之处声音渐昂,也不管吵到阁中之人没有,也不知那人听了还是没听,听的话又听去了多少……

    清晖将手中的书卷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