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屋内有异能者。

    众人立刻做出警戒状态,却因四面一望无际,只这一家住户可以落脚,再加上住宅斜后就是高山,遍地都是被感染的动物,谁都不想冒险离开,于是纪辄钰只能低声和里面的人打着商量。

    “里面的朋友,我们是路过的学生,前去投奔别的基地,这么晚了,丧尸一会儿怕会发狂,还请你们行个方便,让我们暂且在这儿居住一晚,我们一定规规矩矩,不给您们添太多麻烦!”纪辄钰低声说道,语气尽可能平和。

    长久的对抗让人类了解到,夜晚,是丧尸们狂欢最好的天堂。

    却没听到里面传来一丝动静,众人握紧了自己的武器,蓄势待发,纪辄钰则摆了摆手让大家暂且按兵不动,做着最后的努力∶“朋友们,多个朋友多条路,这栋房子,满打满算也只能再凑活一会儿,若丧尸一会儿来袭,我们也可以一同抵挡一会儿,再说,若一会儿丧尸被我们这么浓郁的人肉味给吸引过来了,恐怕谁都跑不了罢!”

    纪辄钰此次的话语,可以说满是威胁,但里面却好像是被这些话给打动,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

    一会儿,正门开了一道小口,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探出半张留有斜长刀疤的脸,道∶“把你们的武器都收起来,一个一个排好顺序进来!”

    众人都偷偷松了一口气,依言默默将武器收起,依次走进屋内。

    万俟雨萱也随着进入住宅,却好像孙悟空进入水帘洞一般,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宽敞的屋内,明黄的灯光将每个角落都照的清清楚楚,一尘不染的摆设,好像与外面的绝望世界隔绝起来;似有似无飘荡着一股清新的皂角味道,使人们忍不住放松,温馨的气氛,仿佛可以赶走人们内心深处的彷徨无依,就连晕车难受了一路的万俟雨萱都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好像这儿是个巨大的充电器,可以给人以长久续航。

    可明明自己在外面没有看到一丝光线啊!万俟雨萱好奇的环顾四周,十分不解。

    好像看出了万俟雨萱的疑惑,于晨樱走到她的身边,轻声道∶“屋子外面罩了一层巨大的遮光布,才将里外完全隔绝出两个天地!”

    万俟雨萱听此眼睛一亮,了然的点了点头,暗道其主人好聪明,可当她的目光触及那几个一副主人架势的人时,一股巨大的违和感瞬间让她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只见那几人懒散的站在屋子最里,手上还拿着武器,轻视又紧张的盯着他们。

    其中一人见他们人数众多,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化为一股友善的笑容,向着为首的纪辄钰自我介绍道∶“嘿,我叫承泽,来自南方C城,也是来这儿上学的,却不想末世突然爆发,只能在这儿暂且安居。对了,你们也说你们是学生,那你们是哪个学校的?”

    纪辄钰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他们一眼,道∶“我们其实是北方基地的,但基地在一次丧尸潮中覆灭,我联合着几个幸存者,想去东北,投靠别的基地!”

    承泽听此,正好看到一脸怯懦的林新华和老实巴交的林小花姐弟,也相信了他们是逃难者,便笑道∶“哦,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连经历都差不多,我们是想去东边,投靠临城基地。可在路上,好巧不巧一个成员受了伤,只能把这儿布置布置并暂且歇下脚,等养好伤再出发!”

    两人状似亲热的聊了会儿天,承泽就客气的将一楼让给了他们,自己和同伴去了二楼。

    纪辄钰见此,将队伍分为六组轮流守夜,完后看了万俟雨萱一眼,吩咐她赶紧睡。却不想万俟雨萱晃悠到他身边,说要和他一起,还让于晨樱先去休息,显然是要支走旁的人。

    众人见此,心中或鄙夷或羡慕的腹诽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