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章节目录 大结局
    埃达城, 飞出一只夭矫的白龙,她的膜翼所及之处冰霜覆盖,她的到来令世界瞬间陷入凛冬。

    她飞了许久,飞出去很远,她飞出龙族的领地,向人类的城市进攻。

    柔弱的人类扛不住突如其来的酷寒, 纷纷死去。

    人国北部被寒冷、死亡、绝望与黑暗笼罩。

    这又是一次芬布尔之冬, 象征着诸神黄昏。

    可神明早已消失殆尽,留在这片神奇的大陆上的统治者是人类与龙, 那么是否他们也将步先辈的后尘,成为后世史诗中的只言片语?

    史诗里,美丽的精灵或矮丑的近臣欺骗龙皇饮下了带毒的美酒,龙皇昏昏睡去,被潜伏进来的勇者一剑斩下头颅。

    然而史诗只是史诗,现实总是不尽人意。

    莫利茨的确饮下了同族带来的毒酒,他感觉自己醉了, 长久以来的清醒终于出现了破绽,有了半分的恣意, 虽然代价是自己的健康乃至于生命, 但是他并不怎么在意。

    漫长又不幸的龙生消磨了他的生命意志, 并不像其他生灵一样渴求着长生。

    落魄的谷底,他去过,辉煌的巅峰,他抵达过, 余生就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莫利茨感觉到了勇者的存在,那不是他熟悉的上一代勇者帕特里克·瓦尔斯,但同样有着强大的魔力波动与刚直的气劲,虽然对方在刻意收敛,但当其举着利刃即将斩下敌皇的头颅时,那一刻,杀意狂涌……

    龙皇莫利茨睁开了双眸,眸中一片血似的猩红,即残酷又凄迷。他有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眼神,接着像是雾里看花般迷离,他伸出一只手,似要触碰谋杀者的脸庞,梦呓般呢喃道:“帕特里克……”

    熄夜剑在即将割开对方咽喉的刹那,仿佛遇到了无坚不摧的墙,威力完全被抵消了。持剑者瞪大了眼睛,而龙皇还是在喃喃:“你回来了……”

    卫知突然想起白王说过的传说真相,关于魔王与勇者之间的那点猫腻,虽然已被高能预警,她还是有些接受无能。瓦尔斯有非常鲜明的家族遗传特征,的确不少人说过她生得像自己的叔叔帕特里克,但被错认到这种地步还是第一次,或许是毒酒已经破坏了龙皇的思维与视觉神经了吧。

    熄夜剑竟然也无法杀死龙皇,一瞬间,卫知心生绝望。

    卫知收剑,远离龙皇,说:“帕特里克,我的叔叔,已经过世了。”

    她倒也不怕死的很,似也不怕龙皇震怒。龙皇没有震怒,而是迷惑地问:“怎么可能?那是世间的最强者,怎么可能?谁杀了他?”他竟然似疯了。

    卫知胆寒,却直言不讳,“是你。”

    短短两个字就像是两把神兵利器,瞬间将龙皇扎得鲜血淋漓。

    “不,我没有,我不会的……”

    卫知又后退了几步,并非那种畏惧的后退,而是一种了然后,决定静观其变的冷漠。她将舞台和空间都让给龙皇。

    龙皇莫利茨·尼伯龙根,传世之名,其威名远及人国,其传说千万年后亦不会褪色。

    可如今,舞台上只有莫利茨一人,这是他的独角戏,也是其人生最后一场戏。

    他像是莎士比亚戏剧本上的名角,有着绝对的自我矛盾与旷世的悲伤,那些悲伤流淌在他的眼角眉梢,似乎要化为眼泪流淌出来,可他干涸的红眸里淌出来的不是泪而是鲜红的血。

    太过凄艳的画面让卫知都惊骇了,毕竟这样的悲绝她从未体验,亦无法理解,甚至不由自主地在心底嘲笑他的造作与浮夸。

    可莫利茨即不作也不浮夸,他只是默默地流泪,然后毫无预兆地拔出枕头下的佩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