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章节目录 五千年后篇·九
    正与钟离斐虚与委蛇的卫知突然抬头, 天空正下着淅淅沥沥的春雨,这在春季非常常见,但在卫知的视野里却是凶残腥恶的血雨。

    这不是真实的景象,而是天地的暗示。

    至高神无时不刻向人们散发着信息,可惜,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都不信怪力乱神, 因此总是忽略那些代表着——或悲或喜或生或死的明显预兆, 但是卫知不会忽略这预兆。

    卫知走到走廊上,伸出纤纤细手至飞檐斗拱的屋檐外, 接住那血雨。

    钟离斐看不到那雨的异常之处,面露疑惑,不能理解卫知如今的作为,疑其风雅。

    顾彼岸却是有着一双看穿阴阳死生的眼睛,他以平静的语气道:“有人死了,还是你的重要之人。”

    顾彼岸来到卫知的身边,握住那盛着鲜血的双手, 脖颈埋入那梗直僵硬的脖颈,“师父……悲伤么?”

    悲伤, 当然悲伤, 那根本不是能以理智压抑的, 从内心升起涌起的狂放的悲伤。

    两行眼泪毫无预兆都淌下,却连它们的主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这眼泪,毫无缘由,却透露出她潜意识里的猜测, 不管是人还是神,其识海/大脑的运算能力都远超想象,卫知的潜意识已经想到或许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对于卫知而言,重要的人不多,足够产生这样凄冷绝艳景象的人少之又少,除了她,除了她两世之母之外,别无他人。

    卫知无措,顾彼岸令其旋身,投入自己的怀抱。那怀抱并不温暖,携着幽冥之气,只是宽厚,能容纳她的空洞、绝望与悲伤。

    她的泪水落在了他的肩上……

    最后的神明,略微瑟瑟,不知是因畏惧魔神,还是为那逝去之悲。

    看着顾彼岸与卫知交叠的身影,钟离斐内心忽而产生了一股莫大的愤怒,直接令他摔了杯盏,怒喝道:“这就是卫氏的待客之道么?!”

    钟离斐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自己是如此擅长演戏,如今却连自己的行为都控制不住。

    卫知推开顾彼岸,对钟离斐作揖,“恕在下有要事在身,无法奉陪。若阁下有任何事情要相商,尽可告之卫家家主——卫颂。”

    说完,她已经纵身于青空,转眼消失在白云尽处。

    钟离斐哪儿有要事,只是想来看看传说中的上古之神罢了,他与顾彼岸对视了一眼,不知为何,即从对方的某种读出了浓烈的敌意,亦不由自主地打心底生出敌意。

    “你是那常羲上神的徒弟?”钟离斐用的明显是不相信的语气。

    顾彼岸却含笑答曰:“正是。”

    恬不知耻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就是顾彼岸的意思。

    更加不愉悦的感觉令钟离斐识海震荡,他不欲与这红衣的妖娆男子纠缠,起身,毫不讲究原有的礼貌与谦逊,直接离开。

    顾彼岸含笑望着钟离斐远去,最终,笑容却逐渐冷却,最终透露出凝重——事情好像脱轨了,究竟,最后,是否会如他所愿,没有人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愿望是什么。

    ……

    白昼耀阳之下,梵蒂冈的Named ‘Ghost’餐馆又迎来了一位中国客人。

    这并非什么稀罕事,毕竟这是一家中餐馆,只是,这位客人虽然穿着最为普通的长T长裤,不知为何却透着馥郁古韵,比穿着旗袍的女服务生更有华夏美人的韵味,洒然而纯粹。

    “客人,您要点什么?”女服务生用英文问道。

    客人用中文道:“请问你们的店长在吗?我有事情找他。”

    女服务生愣了愣,似乎第一次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