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章节目录 民国魑魅篇·十二
    这是一个时代的尾声。

    1948年, 3月, 北平春暖花开, 第一监狱却依旧寒凉凄清, 徒然四壁透着空寂之味, 令人心生绝望。

    古玉的栏栅, 古玉的天花板, 连地板和墙面都是由古玉嵌连而成的——这是由润白剔透的上古妖玉所铸造的特殊牢笼,“锁神牢”的完整版, 至直叫神仙也插翅难飞。

    那玉石莹润洁白的光泽反射在笼中女子身上,令之生出些许圣美之感。女子穿了身茶白的素旗袍,衣摆袖口已沾染不少灰尘。她并未因失去自由而癫狂痛苦, 而是安静地伏在阴沉木桌前, 着小天窗里洒下来的阳光,安静得读书。

    她读的正是那本经典的《倾城之恋》,是张爱玲在五年前写的。故事里的烽火佳人最终有了美好的结局,成就了圆满的婚姻。

    前两世, 卫知都不是什么文学少女,连《红楼梦》都只读了几个章节,更遑论那民国作品——民国时期冲破束缚、自由婚恋的先进思想,对于二十一世纪的人而言,幼稚、仓惶、可笑、不完善,以前每每翻看,她都无法坚持,而今她身在民国, 对于当时人的很多想法感同身受,不觉得可笑,只觉得悲哀,起来自然津津有味儿。

    《倾城之恋》的男主角是个浪子,首读,她觉得跟自己第一世的前任有些像,纵情声色、游戏人间、滥情,但那些也是对压抑环境的反抗,具备破坏性的反抗。再读,她又觉得跟她自己有些像,飘泊不定,如萍如蓬,辗转于不同的时间、地点。

    她读《倾城之恋》反反复复地读,似乎要从那狼烟风月里找到些许慰藉,宽慰死亡来临的恐惧。通过张爱玲的书,人们知道了,民国不止有战火、军队、赤朱、谍场等那些不能说的东西,还有风月,还有才子佳人,还有不胜凉风的娇羞;还有生活,还有家长里短,还有大族的兴衰起落。很美,是卫知没有太多机会去体验的美。

    她来得太仓促,活得太仓促,走的也十足十的仓促。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幸运的,比起关月,比起那些以后势必蒙冤之人,她在这时候就死掉实在真真的幸运。

    “卫云烟,这是你的断头饭,好生珍惜吧。”狱卒冷道,递过去一个铁盘子。盘子上有白灼虾,粉丝烹淡菜(浓味),清炒花菜,两大截带壳蟹肉。

    卫知贪食,怎会浪费?她认真咀嚼和品尝每一口饭菜,并在心里赋写散文,细细感悟和描述它们的美味。

    这白灼虾有些焯过头了,有几个软绵绵的失了劲道,没有酱油配,显得寡淡。

    粉丝浸在浓厚海鲜汤汁里味道绝赞,淡菜烹得太熟,失了鲜,看来这厨师不懂生鲜之美。

    炒花菜的像换了个人,花菜太生硬,没炒够,盐油没入味儿,味同嚼蜡,她扒嚼两小朵儿就弃了。蟹肉软烂如泥,膏体橙黄,混尝一块儿不好不坏,鲜味是到嘴儿了。

    缺点不少,但也是卫知这些天里吃到最好吃的饭菜了,因此她并未抱怨。

    卫知之所以落得如此下场,还是因为她的生父姓金,因为她曾经和大华佞炳临城是莫逆,以及各种难以洗净却颠倒错乱的黑料。

    用餐完毕后,她放下筷子,优雅地用帕子揩拭嘴角,接着平静地道:“我想见王大仁。”

    门外狱卒之一冷道:“我们长官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卫知冷笑道:“我这种人物的请求,是你想拒绝就能拒绝的?另外,假如我还留有你们王长官想要知道的暗镖,这等事情的延误你们担当得起吗?”(暗镖:秘密情-报)

    两个狱卒对视一眼,前头没说话的那个赶紧跑去报告。

    王大仁来了,此时的他已具备高位者的威压与端庄,再不见当初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