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魑魅篇·一

    作者有话要说:

    给朋友安排角色,我说:“你到底选不选啊,你选我选了。”朋友苦逼道:“我只有这两个角色可以安排了吗?”于是便有了书中某个可爱的人物,我努力不写死他(真诚眼)。

    餐食自取区有刀叉盘碟, 都是银质的, 光可鉴人, 卫知取了一大银盘子, 对着自个儿照, 左扭头由转眸, 终于看清了此刻自己的相貌。那叫一个眉眼胜春!与现代的她有八成相似, 可是柳眉长眼,多了份古典韵致, 以及难以言明的风流骚劲。她是瞧不见自己全身,可周遭的人或多或少都被她那袅袅身姿吸引了视线,她这浑身上下一股子风尘味, 举手勾魂, 投足摄魄,男人光看着便浑身酥麻,此魅态已入骨,她一时半会儿竟改不掉。

    法国的外交官并不在意她眉宇间的放荡与妖魅,反而赞赏不已, 与旁边的朋友用英文道:“好一个东亚的埃及艳后,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会一会那位小姐。”

    不少民国的高-官都在看她, 连隐匿在人群里的抗日义士白圭也盯着她晃了神。

    他的同伴王大仁不耻道:“你看她做什么?一个不知羞耻的Yin娃Dang妇,那裙摆子再稍微一撩, 腚都能瞧见了!”他愤愤瞪向卫知, 她那身旗袍是传统的碧色,为美玉之碧, 愈发衬得长腿莹白如羊脂玉,看得人心颤,连心志坚定的王大仁都有些傻眼,半晌啐了一口,心里骂道:妖妇!

    后来的纪圣净总是觉得初见之时,卫知是一身白裙的,纯洁美好,但那不过是回忆滤镜下的错乱。他俩的初见,是抗日义士与亲-日妖妇之间的相逢。一个警服笔挺,混迹于民,一个绿衣妖娆,万众瞩目。

    纪圣净是个精分,自我催眠的高手,他在民国也有双重身份,此时只当自己是抗日义士,自称姓白名圭。白圭回神,俊雅的面庞浮现一丝绯色,赧然道:“她长得也太好看了,我不自觉……”

    王大仁怒其不争:“(同志)你要坚定啊!可不能被……(帝-国主义裤子下的)Dang妇所吸引!”他的眼神里尽是秘而不宣台词,队友白圭心神领会,“我一定……尽量……”白圭有些不确信。

    那女子不仅好看,而且很特别,她明明伫立于众人视线之央,却将所有人视为无物,有着一种此代国人中罕见的骄狂。那眉眼,初看漂亮而妩媚,再看凛冽而漠然,像冬天里的烧刀子。那样的温暖熨帖,是他这种久历凄寒不见骄阳的人所最无法抵抗的。——奇怪,为什么我会觉得自己身世凄凉呢?我明明是留洋商人家境优渥从不曾受苦啊。白圭惑然地想道。

    卫知哪儿知有人会这样想,她不过是无法融入这环境,心中胆怯,不敢与众人对视,便只好封闭自我,尽量忽略周遭所有人,强行撑出目中无人的气场。——这大抵就是色厉内荏的最佳诠释了吧?

    卫知正紧张又尴尬,视线如此之多,她自然是有所察觉的,但她实在不知作何反应。“你不吃么?”一个磁性中带着些许天真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她偏头看见了燕尾服的翩翩美少年。他大概十八九岁吧,黑色中分头,发丝轻盈蓬松,皮肤白里透红,五官清稚柔雅,眼睛偏圆若猫瞳,戴着单片金边圆眼镜,纯金链带成弧练到耳后,嘴角一点淡淡媒婆痣平添喜感,嘴巴囊鼓鼓地正咀嚼着黄油可颂,还有黄灿灿的半头露在嘴外,很快也被嗷唔一口闷。咀嚼咀嚼——

    是个准吃货。

    与她同属性。

    卫知顿时亲切之感,冲他笑了笑,这一笑真是六宫粉黛无颜色。美少年清澈的眸子怔了怔,远处的看客也呆住了。

    美少年回神比谁都快,他回以微笑直言不讳道:“你笑起来真好看,我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