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章节目录 民国魑魅篇·七
    雕梁画栋红木花楼, 紫纱红幔漫天彩伞。胭脂水粉窈窕佳人, 西装革履多金才子。幽幽咽咽莺莺燕燕, 咿咿呀呀靡靡音音。红袖起伏招过路人, 腰肢款摆迎常见客。这里是久冰之城最大的青楼——花慵阁。

    李玉书并非票客, 他以前是炳临门秘书, 现在是炳临城的秘书。炳临城整日里柳诉花眠, 可久冰城的军-务却未停,日方的压迫也未止。他日常在龙首办公楼和花慵阁之前跑来跑去。

    炳临城是个无能的空架子, 但作为下属,李玉书依旧不可能越过空架子形式,他只能每天向炳临城汇报重要情况, 不管后者愿不愿意听。

    为了今日之事, 卫知伪装——西装革履小马甲,尖头皮鞋背带裤,毡帽眼镜八字胡,民国风骚票昌客。李玉书自认为没工夫跟文人绅夫打交道, 纠正完卫知的发音之后便急匆匆走了,留下她独站原地,扭头望着他背影发呆。

    “你在看什么?该不会是对被小华佞的风姿给倾倒了吧?”一旁周易的幻影揶揄道——这并非周易本人,而是她被催眠后在心底幻化出的他——是她的潜意识根据她对周易的了解所构建出来的幻影。(精神分裂症状)

    “想多了。”卫知冷淡地道。

    当然,到底是不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了。幻影周易狡然一笑。

    幻影周易也换了身打扮,毕竟在卫知心里周易也是个漂亮爱俏的骚少年。他身青黑色长褂,摇着纸扇, 左眼上还是挂着块镜片,经典的民国文人形象,像个穷酸腐儒或账房先生。这老鸨嘴角没有媒婆痣,他倒是有一颗,感受到卫知的视线,幻影周易咧嘴一笑,媒婆痣越发醒目。可惜这般风流的形象只有卫知能看见。

    既然之前答应了周易去杀荒木夫妇,卫知一向一言九鼎,此行自然是为了取走荒木俩的狗命。

    荒木夫妻身负灵力,各有所长,杀死了不少华族名将,导致东瀛妄想进一步实现,在战争本应出现转折的死后,依旧甚嚣尘上。

    荒木夫妇行踪神秘,没人知晓他们的具体下落,除非他们自动现身。不过据说,他们这几年一直在凛冬区活动,专门负责保护高级华佞。

    让他们现身最好的办法,就是刺杀他们要保护的人。

    冰城需要东瀛武士保护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大华佞公孙馨,另一个就是最近与日本人走得很近的炳临城。

    公孙馨素来警惕,安排严谨,不好下手,而这个炳临城则是放浪不羁,随意行事,是个下手的好对象,所以卫知便乔装来接近他。

    炳临城自然有独立的包厢。这神字号房是花慵阁最豪华最尊贵的地方,一般人是去不得的,而今天被炳临城包了。卫知却是不顾老鸨儿和Ji姐们的阻拦,大摇大摆地闯入神字号房。

    炳临城正在包间里与俩Ji子狎昵,白西装的“男子”突然传入,古左轮冰冷的口子抵在了他脑门儿上。

    “有话……”炳临城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好说。”

    炳临城虽是花花大少,但并非白痴,这样的状况他早已在睡梦中模拟过了无数次,当下也不慌乱。既然杀手未立即开Qiang,那么说明另有所图,他缓缓直起身子,“不知阁下有何目的不如说出来,我们商谈商谈。”

    卫知不羁一笑,自顾自道:“我这样指着你都没人出来,看来他们不在你身边啊。”

    炳临城不惮自贬:“我不过是个随时会下台的酒囊饭袋,自然没人保护。”

    卫知慢条斯理道:“这么听来,你好像没什么价值……”

    炳临城一个激灵,“不知先生要找的人是谁,这久冰城没有我炳临城找不到的人,先生尽管吩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