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云小说 > 都市言情 > (穿书)她曾是六界第一美男 > 章节目录 民国魑魅篇·二
    司仪等了半天, 推门进去却发现里头空空如也, 瞅见窗帘飘飞, 以为卫知从窗户逃走了, 赶紧冲向窗户, 而卫知迅速轻巧地从门后闪身而出, 后用大理石纸巾盒子砸晕了他。她从他身上搜出了两把Qiang, 收好一笑。要嫁你嫁吧狗腿子!她用力踢了司仪一脚。毕竟年轻气盛,卫知并不大懂隐忍之道。

    这具身体有灵田, 但没有灵气,估摸着原著不懂修习之法,从未修炼过, 她再怎么女强, 也不可能一夕之间从零成神,只能先获取武器以求自保,然后跳窗而出。这客房是在二楼,她素来懂得如何平衡身体, 似猫一样滚落于地,毫发无损。

    厅堂中宴会还在继续,太君请了不少美女,即有名媛淑女,也有流莺暗门。此时音乐声响起,歌女芍雨一袭桃红装,登台亮相,一展歌喉, 十来位舞娘着蓝色大摆裙,跳起康康舞,清一色大长白腿此起彼落,亮瞎众来宾的眼,不少人已撑不起高雅表相。

    饶是有这般靡丽光景,太君的傻儿子依旧嚷着“我要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哪儿去了?我好想她……”太君不悦:“这儿不都是仙女吗?你怎生只顾着一个?没出息!你给我多娶几个儿媳妇儿,好给我多抱抱孙子,知道吗?”

    “不!我不!桃太郎只要仙女姐姐!”三十岁的男人抹着眼泪,竟然作势要大哭。“好好好,我马上让人把你的仙女姐姐找回来好不好?”“我要和仙女姐姐结婚!”“好好好马上结婚马上!”太君大声承诺,然后叫来身边佐官,厌声问道,“那下Jian的中国女人去哪儿?怎么还没过来?”“我们马上去找,司-令大人!”

    白圭和王大仁故意和苟尧的保镖们套近乎,那酒是一杯一杯灌,拳是一句一句划。保镖们喝到酣畅处,便什么八卦逸事都讲了,并以此娶了。俩义士从他们口中了解到,苟尧宣YIN不分昼夜,喜欢在早上来壹发,所以下午一点之前不许任何人打扰,这群保镖便也只会到一点之后出现在六国饭店,这意味着从凌晨到下午一点都是他们杀死苟尧的机会。白圭和王大仁对视一眼,忍住不会心一笑,眸子里却闪烁着默契的笑意。

    卫知终究是高估了自己低估租界守备。今夜是驻守-军-总司-令儿子的诞辰,六国饭店到处都是日本兵,她又不是神乎其技的忍者/幻术师能化为空气消失。“谁?!”一日本兵猛地回头,看到了半个身子落在光线里尽量猫着身的卫知,“是她!抓人!”加上太君的人发现司仪被打晕,她逃走的事实,加紧了搜捕,很快她就被日本兵抓住了。

    和肥痴桃太郎的婚是没结成,她人却给软禁了起来——太君是想把她送进日-军监狱的,但奈何他儿子实在是太喜欢她了,不见到她,就哭闹不止,只能把人给软禁在六国饭店。

    卫知见一直没人来救她,便知自己真的不过是个小小的流莺,而非什么大人物了。悲乎哀哉!我命不由我矣!

    这是卫知被困的第四天。

    她无比无奈无语地看着前方坐在自己梳妆镜前的美少年道:“既然你能如入无人之境,为什么不把我救出去呢?”

    美少年依旧吃着香喷喷的可颂,手里头还撸着一只姜黄色的中华田园猫,体形痴肥,喵嗷嗷地叫着,试图从他的手中抢走可颂,他举着啃了只剩半个月角的可颂晃来晃去逗弄着猫儿,同时回复卫知道:“这前者跟后者可是两码事儿。”

    “怎么就是两码事儿呢?”卫知不解。

    “你觉得我存在吗?”周易转过头,整张脸顿时逆光,左眼视线透过镜片刺出,似乎格外锐利,隐约还流逸着淡金色的光粒。

    “当然……”卫知迟疑道,“存在。”

    “理由?”

    “当然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