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女配与男女主之间的吸引力——

    难道说为了故事的精彩性,他们就必须发生那么些不得不说的事儿?

    卫知破了归尘观的幻术禁制,看到了雕栏玉砌黑白双色的道观,以及门前扫地小道,被引入其中喝茶暂歇,本是舒坦快意之事,却被随后入门的俊男美女所扰心。那对男女说说笑笑,对于看到卫知也很惊讶,三个人一时间都呆住了。卫知迅速偏头,继续饮茶,装作没看到,心里暗骂冤家路窄。

    原著根本没写男女主来这个归尘观啊,不然卫知也就犯不着去问有叔关于隐世高人的事儿了。男主钟离墨死神转世,开局龙傲天,神挡杀神,何曾需要拜师提升自己了?卫知躲他们不及,看到他们就十分头疼。

    姜晴雨跑上来,拉着卫知的手叽叽喳喳地说起前因后果。

    原来,上次卫知等人对付“楼兰美女”,姜晴雨因猜忌而擅入沙漠,心生恐惧而引来钟离墨,导致卫知不得不独自处理“楼兰美女”,可以说让钟离墨失信于人丢了脸面,时候他教育姜晴雨凡事不可妄动,姜晴雨也感慨自己总是给钟离墨惹麻烦,又钦慕他口中独自解决千年尸魔的少女风姿,心里幻想着自己也能变强,不再只是拖累。听了无量山隐世奇门的传说,便决意要来,希望成为忘归道人的弟子。

    “说不定我们会成为师姐妹呢!一起加油吧!”姜晴雨元气满满,说出女主该说的经典台词。卫知却是生无可恋的表情——天哪,女主都来了,她机缘肯定比女配好啊。难道这次拜师计划要泡汤了?

    归尘观八月开考,九月开学。这七月中旬到下旬,陆陆续续来了不少玄门弟子,以及散修少年。其中又有熟面孔,白灵,姜无忘,姜无争,钟离斐……一个比一个让卫知头大。

    忘尘道人三百余岁,生于康熙年间,总共十三个弟子,去掉那些兵荒马乱的年代,折算下来,大概每二十年才收一个弟子。虽然每五年就会开设考场,但他最后一个弟子却是1998年收的,白摆了三场。

    入考费20万,考生食宿费按1000/天算,可以推算这考试其实是为捞钱而设的,忘尘道人绝不会轻易收徒。而今这么多人跟她抢,莫不是天要亡她?不行!她必须成为道人的弟子,怎么说也得结个元婴,不然怎么跟冥河之主硬刚?

    钟离斐来了道门还是在玩儿IPad,跟个死宅似的,丝毫不把考试放心上,为他为什么来,他说是家里逼的。

    他依旧白大褂加金丝边眼镜,唇盼是云一样的笑意,不怎么理人,专心好学,旁人丝毫看不出他是个隔岸观火抛兄弃友的货色。卫知看到他就来气。二人没怎么交流,看起来像两个陌生人,执行妖寨任务时发生的仿佛不过是幻觉。

    这一天,卫知到山门口吹风冷静,从山下头嘿咻嘿咻爬上来一个小豆丁。

    小豆丁看着十二三岁,145CM左右的个子,粉雕玉琢,一头黑发用红编绳扎成了双葫芦串儿,一身红色汉服,外罩半透明金色鲛绡,像个古老的中国娃娃,努力提着裙摆往上爬的样子娇憨可爱。一双黑眸子跟纽扣似的,圆滚滚的,盯着山头唯一的人,无助可怜地问道:“姐姐,请问你能帮我找找我师伯伯吗?”

    “你师伯是谁?”

    “我师伯伯叫姬浮然,听说就住在这山上。”

    “……”她说的是谁啊?不过既然是住山上的,应该是归尘观的弟子吧?卫知把人给带去找扫地小道。扫地小道是个NPC,专门负责指路和给予提示。

    “姬浮然——你就是观主的大名么?你是说这小丫头是……我去禀告大师兄!”扫地小道一溜烟跑了。

    “你师伯是忘尘道人?”卫知俯视着红衣小萝莉,“那你师父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