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一色的丰田陆地巡洋舰拍排蜈蚣状,自西向东,车子一直沿着沙漠公路开,周全是荒漠,光秃秃的,连点起伏都没有,可把卫知郁闷怀了。断网如断命,这两边既没风景看也没话题聊。

    钟离斐倒是心态平和,一路上都在埋头看Ipad,没跟任何人搭话,活脱脱一个网瘾少年——等等,这荒漠野地的哪儿有网啊?。卫知猜测他纯粹是在看下载的文件,可后来稍稍偷看了下,发现他居然有网!见鬼了,这方圆十里别说基站了连鸡都没有,他怎么会有信号?“别看了,我们的头顶上有一颗卫星。”“你入侵了它?”“入侵?”钟离斐的翡翠眼闪过狭促,“本来就是我的为什么要入侵?”“啊?”“那是一颗科研卫星,用于检测塔沙地理和生态情况。”“所以?”“我的。”钟离斐简单地说明便又低下头去。卫知顿时不知该说什么。

    钟离斐是个万能型技术人才,医学、科研、催眠术等等信手拈来。主要身份是心理医生,但涉略很广泛,或许还有其他身份,比如XX学教授什么的。出发前她有看到他在大厅里读植物学的书籍,并非关于有药用价值的植物,而是关乎花语、解梦以及相关学说,一问之下,称能借此研究出木系术法。原著大致写到主角钟离墨发现幕后黑手原来就是自己的亲哥哥这一古早典型转折点上,大结局尚且未出,以至于读者对于哥哥为何成坏人的原因都只能连蒙带猜,最靠谱的猜测就是族中人对于兄弟俩的差别对待。

    钟离世家实在肤浅得太过于直白了,因为次子钟离墨死神转世能力强大就各种重视加利用,以至于他从小就活在被利用和手染血腥的阴影中,长子钟离斐能力不凸出,却头脑聪颖,在学术上颇有天赋,但对于看中力量的除魔世家而言毫无意义,从来不对他加以关注,他甚至从小因为像外国人的长相而被在封闭环境下长大的同龄人取笑和排挤。兄弟俩因为不同的境遇演变出不同的心理问题,一个是厌世自闭,一个是反社会。

    到了某个转折点,公路开始向南,奔赴向塔克拉玛干。压着沙砾,压过沙丘,景色变得怡人,落日之时,周围几何形的沙丘们简直像是雕塑家手下的艺术品,每一根弧线都呈现出天然的美感,光影错落,更是让这种美达到了迷乱人心的程度。车子停下来,搭建营帐,大家要在这里过夜。

    作为少东家的两个人,闲了先来,一个在看风景,另一个看着那看风景的人半天,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额?!”卫知被吓了一跳,扭过头下意识就道,怒目相向,“你走路怎么没声音!”钟离斐好笑道:“我们脚下的是细沙,软的,踩起来本来就没声音。”卫知没说话,这大反派笑起来可真好看,比这风景还好看,这样宏伟的大自然奇观在他精致又大气的五官和修长又优雅的身姿下竟然成了陪衬。

    他终于换下了万年不变的白大褂,大概是讨厌风沙黏在白衣服之后难看的色泽把,他换了一身棕色的皮风衣,跟他金栗色及肩卷发很搭。卷发被风吹得凌乱慵懒,此时没有说话,便少即几分风骚,多了些书卷气息,瞧着乖纯老实,像老牌美剧《犯罪心理学》里的Dr.Spencer Reid。如果不是有剧透,她还真看不出他是反派大BOSS,毕竟想象Dr.Spencer Reid黑化就已经很费劲了。

    大概是风沙迷眼,他从风衣口袋里取出了大大的防风镜,左手一个右手一个,递给卫知一个黑软胶边框的,全透明的给自己戴上。他戴着防风镜像是去实验室做化学实验的,她戴着像是要去人民广场放炸-弹的。他们对视一眼,看着对方防风镜的样子都不由笑了下,大有嘲笑对方的意思。

    这一笑使得气氛莫名融洽,仿佛他们是认识多年的老友重逢了似的,可这只是错觉,笑完之后卫知就觉得莫名其妙,甚至对自己有些生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