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的政治中心在北边乌鲁木齐,整个的北疆的气候都比南疆好上十倍,一个是塞上江南,一个是黄沙苦地。气候对经济的影响不容小觑,江南、巴蜀之所以自古就是经济繁荣之地,就得益于其得天独厚的气候与地理环境。气候好,万物生长,自然富庶,成为鱼米之乡;气候差,白山黑水,颗粒无收,自成偏乡僻壤。贫穷容易滋生动乱,生命无法自保,被逼无奈,自然只能另辟蹊径,乃至走上犯罪道路。听说,欧美地区的人体炸-弹案大多制造于失业青年,无钱无途,便也无所谓生死祸乱了。

    因此历年来,巡夜会的大本营都在南疆。大佬们聚集在那里,经过商议,分管各区。

    南疆,喀什,老城区。

    这里的阳光总是很炽烈,奶酪色的建筑物为白光所笼罩,宛若天堂。维吾尔族的小朋友们无忧无虑地奔跑在金色的院子里,他们的睫毛都很浓长,眼睛又大又漂亮。维吾尔族的妇女衣衫上总是堆满了色彩和鲜花,身形丰腴,笑容淳朴,却不会说汉话。

    卫知拍拍某个特别顽皮的维吾尔族小孩的脑袋,示意他一边儿弯曲,绕过几个试图找她玩儿的小孩子,穿过曲曲折折的巷陌,按卫有发来的地址和卫星定位,找到了一栋□□教风格的别墅。外墙为金酪色,由无限重复的几何砖铺就,连绵不绝,可见其规模,门口沿墙摆满了颜色鲜艳的各类花朵盆栽,在太阳光下开得如梦一样灿烂。

    门僮是微胖的青年,相貌温润,是个汉人。

    他很懂得“入乡随俗”这回事儿,穿了一身白底金边的宽松上下衣,外披黑底中袖长外袍,无扣,双排黄金花纹滚边,脑门儿上罩了个黑底白纹的被叫做“尕巴”的四楞小花帽,如今的维吾尔族,除了节假日和老人家,很少有人这么穿了,他年轻的汉族人面孔趁着这衣物,有一种活泼感,好似这不是除魔世家的管事儿,反倒是个玩心十足的游客。

    门僮以新疆风味儿的汉语问道:“是来吃黄面的么?”(全部第二声)

    这是一句暗语,问客从何处来。

    听他故意拿腔拿调的,卫知就很想揍他,但她忍住了,“不,是来下汤圆的。”

    意思是我是南方浙江人。

    “汤圆不好吃,要不要吃点烤馕?”

    这就胡搅蛮缠了,估计是不相信。

    卫知翻了个白眼,连着念了一串:“龙游发糕金华火腿温州鱼丸绍兴臭豆腐吴山酥油饼……”每个字都带上了灵力,心里则默念着一套完全不同的话,是为幻术心诀。

    空气里逐渐弥漫开那些小吃的香味,发糕的清甜,火腿的咸香,鱼丸的鲜美,臭豆腐的浓口,酥油饼的酥美……各种生津的味道错杂在一起,给人满目美食的错觉。

    门僮闭起眼睛耽溺幻觉,唇齿生香,口水差点都兜不住,半晌,咽了咽口水,解了门口禁制道:“你,可以进去了。”

    “哼。”卫知冷笑一声,抱胸跨门而入。

    料到这场面会比较重视,长辈们对染发接受程度不高,所以卫知戴了个黑长直的假发,扎了个半马尾,模样乖巧许多,但眉宇间天然的英气怎么抹不去。为何不直接染回黑发?因为卫知是个银发/白毛控,她才舍不得呢!另外,她去掉了七个耳钉骨环,放弃了皮衣皮裤,换了身简简单单的黑色短打,玉带束腰。

    对于知名纨绔少女的到来,不少人面露惊愕,有些是根本没认出来。人们印象中的卫知总是打扮夸张,桀骜不驯,刁蛮任性,喜欢大声嚷嚷,可以说是个“外放”性格的典型,比姜无忘更嚣张更混不吝。可如今好似金粉碎玉沉淀了下来,倒不是毫无锋芒,只是这锋芒被敛住了,藏在漆黑刀鞘里,唯有拔刀的时刻,才光芒乍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