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底,《蛮生》拍摄进入后五分之一段,没有存在价值的女配们被剧情逐一杀死,演女二的卫知也顺势杀青。6.25,由于卫知表演出色,导演特地摆了杀青宴,要求大家都参加。

    宴会在沙漠中举行,篝火燃起,少数民族配角和群演绕着火堆翩然起舞,维吾尔的姑娘裙摆绽放,塔吉克的男儿纵声高唱:

    “丽人啊/莫生气/我来做客……

    “带来布哈拉之光/我是明月……

    “我曾游遍布哈拉/又饱览喀布尔斯坦……

    “为了古丽碧塔我要把价值连城的财物舍散……”(此处为塔吉克语)

    看着他们载歌载舞,其他人或欣喜或好奇,忍不住加入其中。汉族人大多没有少民能歌善舞,不少只能笨拙地学着动作,煞是可爱;胆大的直接融入现代舞,编成独特的舞姿,混跳其中,倒也和谐。

    卫知看着前世没有机会看到的漫漫黄沙和异族歌舞,喝着鲜美的鸽子汤,面上泛起一丝微笑。人生诸事,说不清是福是祸。她成了早就写入生死簿的女配,却也经历着过去绝不可能经历的战斗。

    卫知年少时是个十分中二的人,幻想着自己跟尼奥一样与众不同(尼奥:《黑客帝国》主角,本质是个电脑Bug,被成为\\\"the one\\\"),妄想着拯救世界,相信存在着不可思议的幻想国度。或许,很多人来到注定血雨腥风的除魔师世界,会惊慌,会茫然,卫知却活得比之前更镇定、明朗。

    郭立彦走过来,在身边坐下:“鸽子汤好喝么?”

    “还不错。”

    “南疆的鸽子汤才是一绝,尤其是‘老茶馆’的。”

    “你去过?”

    “当然了,我可是走南闯北浪里小白龙是也!”

    他做了个夸张的摆手成浪动作,惹得卫知忍俊不禁。

    郭立彦还想说什么,卫知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寡欲的男音有着缥缈厌世的唱腔:

    “……花花世界来去匆匆/不过一场似幻似虚的梦/念念不忘喋喋不休/最后还不是一样情难独钟……”(洪尘《色即是空》)

    卫知一看显示为“曾祖父”,顿时浑身紧张,立即接起电话,“喂?太奶爷?”右手盖住耳朵与电话之间的缝隙,防止漏音。

    “听说鸟博那边出事儿了?”

    “已经处理妥当了,太奶爷。”

    “很好,知儿你终于长大啦……”老人家的声音拖得很长,“老头子我还怕自己活不到你懂事的时候呢。”

    您确实没活到…原著里,卫家老族长卫颂没有扛过半本书。他死后,本就被蛀虫吃得满是空洞的卫家壳子便轰然倒塌。从头到尾,他的曾孙女-后来的族长,都没能学会担负起整个家。卫知还是挺替他难过的,这位老人今年八十八岁了,一世坎坷,满身旧伤,为了家族为了除魔事业鞠躬尽瘁,这手辛苦积攒的好牌却被卫氏阿斗三下两下打烂了。

    卫颂的童年正值“中原大-饥-荒”,地主家都没余粮,勉强长大。

    壮年正值红色/动/荡,育有三子,老大老三被反迷信的旗帜插死,老二携家人逃至神农架,路遇僵难,为救众人而死,老二妻子怀有遗腹子,在苗族人家里剩下那个孩子,即卫知的父亲。

    卫知出生于1999年,当时末日流言遍布全世界,人心惶惶,社会动荡,妖魔是不是集结骚扰人类,眼见预言就要成真,新建的十二玄门齐齐派出精锐,最后卫父也为新兴的除魔事业壮烈了。卫父死的时候,卫知才满月。身为卫家独苗苗,她自然被宠着长大,要什么有什么,怎么捣蛋都没人教训,以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