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乌鲁木齐,维-吾-尔族自治区博物馆。

    破碎的阿图什人头盖骨陈列在玻璃后头。

    女人美丽的眸子里倒映着古老的骷髅……

    红颜终究成枯骨,多少人真的懂?左右不过是沉浮于世,被绚丽的华彩所迷惑,失去本心。

    女人留着俏丽的银色短发,黑色的鸭舌帽掩盖了清冷的眸光,黑口罩遮住了白皙的面庞。

    谁也想不到当红流量小花儿白芷会在这种地方,鲜丽的躯体包裹在暗色的休闲装中,行走在历史气息厚重的环境里。

    白芷还有个名字,叫卫知,是除魔世家卫氏的嫡孙女,未来第七十八代传人。

    不过不管是白芷还是卫知,都不是如今的她。

    如今这具灵力充盈的修长躯壳内,寄居的是来自异世的一女子。

    此女即非明星也非除魔师,只是个兢兢业业安稳度日的普通人。

    她也叫卫知,貌似是熬夜看言情小说猝死了,醒来已是书中人。

    若她所读只是篇普通恋爱文也就罢了,偏偏是篇结合了幻想与恐怖元素的,男女主过关斩将、解决事件的正义之路上,炮灰无数,而她所穿的原主就是著名炮灰之一。

    此炮灰好端端一准除魔掌门人,因迷恋上男主角而去当了明星,给自己惹来无数麻烦。期间,她利用御妖玄术屡次迫害女主,与男主形成对立,最终却为救男主而死。死了,也不过得男主眸中一丝歉意,不可不谓不值。

    而这泊来的这个卫知虽出身平凡,但却是出了名的幸运E,站在电线杆下肯定鸟屎落头,打车肯定要半小时以上,上个电梯整栋楼停电,买个彩票全网整顿,去哪家公司哪家倒闭,喜欢哪个餐馆哪个停业。

    对于碰上这种Hard模式的穿越,她毫不惊慌,也不意外,第一反应是:“啊,果然如此,玛丽苏主角剧本什么的,肯定跟我无缘。”

    异世卫知是个颓废的人,因为童年时,家庭内部不和谐,争吵不断;少年时,幻想冒险、异能、拯救世界,结果等来等去等到头发都掉了还是普通人,十分失望;成年时,无论想做什么都不顺利,混吃等死,一无所成,导致基本生无可恋,不过遇到的倒霉事儿太多了,便也处变不惊。

    女人明媚的面庞透着沉沉死气,眼神倦怠,一副厌世的模样,配上那黑衣黑裤,竟然别有味道,别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与众不同。

    卫知一路参观,或漆黑或褐黄的干尸们安静地躺在在玻璃罩内。最为恐怖的是那婴儿干尸,包裹在暗红色襁褓之内,空落落的眼窝被黑色石子填塞,小小的窝在那里,向世人展示人世的无常。

    卫知穿越来已有小半年,见识过真正的阴罗妖鬼,对于这种不会动的死物自没有半分恐惧。

    不过,死骸聚集之地,死气弥漫,最容易凝聚不祥之物。

    堂皇的展厅尽头,影影绰绰的妖魅们窃窃私语,它们的声音悉悉索索,样子模糊不清,若非有先天阴阳眼,卫知根本无法注意到。在这个世界观里,阴阳眼是比较稀罕的东西,全书只有男女主拥有完整的阴阳眼,连卫氏嫡系也只能看个大概轮廓,其他人多半只能用各种古传仪器去测知。

    这些属于守护灵,死时没有怨气,死后守护着古老的先祖,一般无害,若有人要破花先祖遗骸,他们方恶化,暴起。

    今天,有人要盗走那一具著名的“楼兰美女”干尸。“美女”浑身发黑,皮肤干瘪,紧紧贴着骨头,丝毫看不出曾经的貌美如花。她死时年纪也过四十了,想来已是半老徐娘,也不知道怎么就给媒体穿成了千古佳人。

    卫知徘徊在不远处,注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